锦城@你是我的犬

君子不器。

八月释锦/day17 流水账

呜呜呜呜呜

我是你的犬:

  叶琦菲看见了自己的前情缘。
  她刚刚拜见了二伯,刚要离开的时候瞥了一眼千叶,一下子就看见了那个穿着雪河的女弟子。
  视线倒是很快对上了。人抬起头,温和地朝她笑,恭敬地道了一声小小姐,然后继续和千叶对话。


  叶琦菲突然有点不舒服。


  这个人叫做叶粥温,她的前情缘。
  怎么认识的来着,叶琦菲想了一下,大概是刚回藏剑的时候吧。那时候她人生地不熟,长辈又忙,就随意叫了个女弟子陪她。
  就是叶粥温。


  叶琦菲是在九溪十八涧给她炸的烟花。
  叶粥温有些意外,她说:“小小姐,这样不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叶琦菲扬了扬眉。 
  叶粥温还是答应了她。
  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后,叶琦菲才开始后悔。
  她挑了把中意的剑,想要拿去送给叶粥温。还没到达目的地脚步声就止住了,其他弟子难听的话语传进了她的耳朵。 
  说什么来着。叶琦菲倒是没记到现在。
  勾引,资源什么的吧。
  见到叶粥温的时候,她看到这个人温和地朝她笑,把长剑还给她。
  “说件我很早之前就在想的事情吧。”
  “好。”
  “小小姐,对不起。”她顿了顿,依旧是浅浅地笑,“我不喜欢你。”
 
  叶琦菲低下头,小声地说了句叫旁人无法听见的对不起。
  然后说嗯。


 

八月释锦day15/策藏 穿越梗与霸道总裁

天哪太可爱了吧!

我是你的犬:

叫做《麻烦给我正确的穿越剧本谢谢您》
0
  二小姐醒过来了。 
  醒过来以后,世界不再是那个大唐。
  对于眼前过于陌生的环境,二小姐极为困惑,她伸了伸手,碰到床头柜那个叫得聒噪的玩意。
  映入眼帘的大字。
  “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二小姐大惊失色。
1.
  她从床上滚下来,体能不知为何莫名变得糟糕,疼得她龇牙。然后二小姐将手探到背后,空调的冷风穿过她手指间的缝隙。
  ……她从小就背着的重剑,没有了。
  二小姐继续大惊失色,盯着那个还在嗡嗡响的东西,头皮发麻。
  这里面,封印着妖精……长长薄薄的东西还在不停地震动着,想来是妖精快要冲出来了。
  总不能坐视不理。二小姐想。 
  于是她咬紧牙关,小心翼翼地前行,对那个东西胡乱按了一通。
  一道声音传出来了!
  也顾不上说的什么,二小姐将眼睛一闭,道:“妖精,你可莫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可是……”
  “……”
  一下子沉默了。
  然后是漫长的嘟嘟声。
2
  二小姐权当自己是渡过了这一劫。
  虽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自己会在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房间里,但既来之则安之,没过多久她就躺在软软的床上,眯着眼睛休息起来。
  此前她在干什么呢?二小姐想了一下,突然耳根发红。
  在行房事的…样子。
  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那老婆去哪了?
  她认真打量了四周。
  完全不符合大唐的建筑风格。这房间很大,很漂亮,有各种不知名的机械。什么会吹出风,放出音乐的各种盒子。
  难道是唐家堡的秘密基地?
3
  不可能,想来都荒谬。
  可是这种想法一冒出就抑制不住的生长,二小姐想起有一天她和毒姐深夜讨论的时候门外似乎隐隐约约有什么动静。
  那时候她问毒姐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五仙教的女人耸肩,摆摆手说不用在意。
  现在想来,果然是炮姐在暗中观察吧!?
4
  但是炮姐是不会这么小心眼的……二小姐安慰自己。
  不,她会。 
  二小姐又绝望地想。
5
  换做平常二小姐是没有那么怕炮姐的。
  她也在良辰吉日和炮姐一战解忧过,提着千叶长生到处追飞天鱼,虽然是败了,但至少酣畅淋漓。
可是现在,她没有剑。
身体素质也大不如前。
  二小姐心如死灰。
6
  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她预感到应该是炮姐,死赖在床上不起来。
  二小姐有点委屈。
7
  敲门声锲而不舍。二小姐无可奈何,蹭了蹭床单,慢吞吞地站起来。
  换作炮姐应该早就一炮崩了这门吧?也许是毒姐也说不定。
  也许自己是能够解释一下的。
  她打开这扇奇怪的门,可眼前既不是唐门也不是五毒,而是一个衣着简单而干净的女人。
  “总裁。”
  二小姐:“?????”
8
  她盯着眼前的女人。
  白上衣黑裤子…这是什么穿衣方法。但还挺顺眼的,看着舒服。身材高挑且瘦削,五官也好看。看着莫名熟悉。
  二小姐于是又凑近她认真地看了一下。
  “……”
  “老,老婆?”
9
  女人有些刻意地皱起眉,后退了一步。
  “总裁,”她道,“您自重些。”
  二小姐:“……”
  “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吗?”
  江湖中人,火眼金睛。藏剑弟子,不论是山居还是问水,都有细致入微的要求。这点小动作还逃得过她的眼睛?
  “……”
  “您想多了。”
10
  怎么肥四! 
  难道这个人不是自己老婆吗,从五官到身材,无论怎么看都是啊。
  二小姐越想越疑惑,于是索性开了口。
  二小姐问她:“你是谁?”
  “您不记得了?”
  这个人(极为生硬地)扯起一个(极为生硬的)嘲讽笑容,说:“总裁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几日还会威风凛凛地喊我磨人的小妖精。”
  “……你就是那个妖精啊。”
  妖精非常高兴,可表情上却冷哼了一声。
  “记起来了?”
  “没有。”
  二小姐算是看明白了。 
  这是个故意易容成她老婆的妖精。
11
  妖精非常难过,却故意表现出波澜不惊的神情。
  “总裁怕不是失忆了。”
  “……”二小姐沉默了一下,“我的确不明所以,为什么我在唐家堡?”
  “总裁原来还石乐志。”
  妖精(刻意)翻了个白眼:“您现在在西湖边上的藏剑山庄呢。”
  二小姐:“……?”
  “藏剑山庄长这样?”
  你可别骗我。
  “藏剑集团名下度假酒店藏剑山庄。您家的。”妖精道,“您还真的失忆了啊,总裁。”
  “啊……总裁又是什么?”
  妖精说不出话了,砰地关上了门。
12
  妖精当然不会对总裁不管不顾。
  关上门之后妖精就有些兴奋地红了耳尖,想想方才总裁那声老婆就觉得苏得腿软。
  啊,当然,如果是老公会更好。
  一边想着一边给前总裁打了电话。
  前总裁是总裁的兄长,两年前把锅甩给总裁跟着妖精的兄长跑了。
  “喂,”妖精道,“嫂子。”
  “嗯……阿昼?”那边显然刚刚起床,前总裁有些懒散地回应,“什么事。”
  “你妹妹失忆了。”
  “……啊?!”
13
  妖精说完就挂掉了。她知道嫂子是一定会去找总裁的,毕竟如果总裁真什么都忘了他又得回来工作。
  不过如果真的治不好。妖精叹了一口气,点开那个叫《攻略总裁一百式》的文档。
  ——那就只能重来了。
14
  妖精看上总裁是在很久以前了。
  把想追她这件事告诉自己发小的时候,那个人还一脸不敢相信。
  发小:“你要追总裁?”
  “嗯。”
  “不好办,你看看你,军人世家出身,自小在天策府训练,太池了。”
  “……总裁不喜欢这种类型吗?”
  “总裁当然喜欢娇妻!”
  “…总裁为什么喜欢娇妻?”
  “因为总裁有钱啊,”发小说,“这有钱人呢,就是心高气傲,怎么会想跟比自己还帅气的人在一起啊。”
  妖精想了一想。
  “那我可以先装成娇妻追她,等到她爱得山崩地裂惊世骇俗再反攻,来日方长。”
  发小:“……”
  发小:“卧槽。”
  发小说你真的太聪明了。
  其实发小还想说,你这形容词怎么跟个理科生似的。
15
  总裁——啊现在应该叫她二小姐的“失忆”当然的没有治好。
  这绝对是要逼死前总裁。
  他已经无数次趴到二小姐床前,捏着她的脸问她:“还记得我是谁吗?”
  二小姐眨眨眼,温顺地回答:“你是师兄呀。”虽然穿得衣服奇怪。
  二小姐还是很尊敬自己的师兄的。虽然他曾经无数次因为偷跑出去跟军爷约会而害得自己无缘无故被师尊教训说什么不好好管自己师兄,不过不得不承认,要不是有师兄和军爷这层关系,她也不会认识军娘老婆。
  想老婆了。二小姐睁着眼,看有各种仪器的病房。
  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在大唐了。
16
  治疗无果,前总裁心如死灰地开始了工作,并让二小姐随意放松,哪天恢复记忆了就得回去。
  于是二小姐就每日在杭州闲逛,惊叹一下千年后的世界。她自知没有回去的方法,因而也只念一个随缘。
  但说不想回去肯定是假的。偶尔会想想军娘,以及忍不住猜测着,大唐的自己是不是也被这个所谓的总裁代替着呢?
  突然不高兴,不过军娘一定会发现的吧。
17
  妖精认命,只好决定重来了。
  一想到她之前好不容易触发了总裁“很好你引起了我的注意”“从来没有人敢跟这样我说话”“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的剧情线,现在居然要归零,想想还是有点不高兴。
  不过一想到又能和总裁睡,妖精到底还是好受了一点。
  《攻略总裁一百式》第一式,在总裁被人堵的时候美救英雄吸引他的注意,在他感激想要拿钱酬谢的时候怒喝你以为我是为了钱才救你的吗!说完拂袖而去让他难以忘怀。
  总裁一般都配有保镖,建议找专业的来。
  妖精拨通兄长的手机:“歪,哥哥,我想要一些天策府的人。”
18
  这天下午阴云密布。
  二小姐依然在西湖边看人头,忽而狂风大作,她料想是要下雨了,于是慢吞吞地想要折回酒店。
  哪知还没走几步,就突然被人抓进了小巷子里。
  二小姐:“……”
  为首的人凶神恶煞:“我们要打你,知道吗!”
  二小姐:“……嗯。”
  为首的人:“????”
  他赶紧转过头去跟弟兄们窃窃私语:“这咋回事啊?大姐头这媳妇看起来不对吧?”
  “哎呀不管了,先装模作样打几下吧。”
  “好吧好吧。”
  二小姐:“……”
  那个说自己是她哥哥的男人接替工作后,对二小姐说是任何要求都能提。
  重剑太显眼,她要了一把轻剑。
  问水剑法对付现代的人实在是绰绰有余。何况眼前这些人的动作在她眼中实在是——
  慢。
  太慢了。
  她轻挑长剑,对着靠近自己的人随手就是听雷。下手已经够轻了,毕竟杀人犯法。
  就算是围攻也无所畏惧,九溪弥烟也足够吊打。
  没过多久所有人就趴下哭爹喊娘了。妖精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的人被打趴在地上的样子。
  妖精:“????”
19
  二小姐转过头来,看见她。
  每次看见这张跟老婆一模一样的脸都心情复杂啊。
  二小姐朝她笑了笑。
  “不要受惊呀。”
  这什么表情,傻死了。
20
  《攻略总裁一百式》第二式,灌醉总裁,最好在酒里加点东西,来个刺激的一夜情。总裁一觉醒来不管他说什么都怒喝说我是这样肤浅的人吗不过一觉醒来当无事发生的事情你以为我想巴结你吗!
  妖精打电话给兄长:“歪,哥哥……”
  “……”
21
  虽然心累,但作为亲哥,男人还是帮忙约来了二小姐。
  “师兄叫我来的。”
  灯红酒绿的地方,二小姐谦和地笑。
  “你好啊,”她说,“没想到你是他的妹妹。”
  这个总裁,画风不对。
  妖精有些别扭的别过脸。
  她认为自己会绝对不会因为总裁失忆而……不那么喜欢她的。可这个人看起来的确陌生,明明容颜没有变化,但一切的一切,性格,气质,都分明不是原来的人。
  妖精记得自己第一次见总裁是在十四岁。 
  她转学的那一天,正好是月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天。自我介绍的时候,四周议论纷纷,后来她才知道,是因为这一次月考总裁发挥得不好,同学们在笑这个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富二代。
  放学的时候,班级散得很快,她走在路上,突然想起有东西没有带。折回班级的时候四目相对,她看到了小姑娘红红的眼眶。
  实际上那时候就觉得,这个人不应该这么累了呀。
22
  妖精这一次没有让二小姐喝酒。
  她们一直坐着,听四周喧哗声阵阵,有好几次妖精举起手中的酒杯,最后还是放下来。
  一开始也聊天,但基本都是妖精说,二小姐听。到了后面两人没有话说,妖精抿了抿唇,忽然听到二小姐问:“你喜欢我吧。”
  二小姐觉得要看出来太容易了。
  毕竟那时候她第一次见到妖精喊老婆的时候,这个人的眼睛可是亮晶晶的。
  现代人的心思就是藏不住啊。
  或者说,喜欢一个人的心思是藏不住的?
23
  妖精沉默了一会儿,承认了。
  二小姐笑起来。
  “会得到回应的,你呀。”
  妖精怔住了:“什么时候?”
  二小姐想了想,想起不久之前她在自己的房间里翻到一本书。
  叫做《霸道总裁必会的撩妹一百式》。
  当时还觉得不是很懂你们现代人,想在想来,倒有些巧合了。
  于是她弯了弯眉:“不会太久的,也许就是几天后呢。”
24.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世界又是那个大唐了。
  二小姐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抬起眼,看到军娘。
  “……老婆?”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人转过头来,眼里是清晰可见的生无可恋。
  “…我回来了。”二小姐说。
  军娘语气虚弱地说:“你是老婆山庄的老婆婆吗?”
  “我是老公山庄的……噗,”二小姐忍不住了,笑起来,“我真的是你老婆啦。”
25
  军娘动了动身子,她原先坐在床边。可还没凑上前去抱住人,军娘就疲惫地躺在床上。
  “啊——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
  “那个人刚来的时候,就突然地靠近我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现在终于知道投送怀抱了吗,嗯?”
  “噗哈哈哈!”
  “我还以为你突然起了什么兴致,就附和说是啊,结果她愣了一下然后问你是谁。过了一会儿又笑,说小妖精,知道主动了,嗯?……什么的。”
  “哈哈哈哈也是蛮可爱的嘛。”
  “总之这几天我好累啊……”军娘委屈巴巴地说,“老婆,要亲亲。”
  “好,”二小姐觉得自己这几天的笑意都止不住了,“好。”
 
 
 
 



 


 
 

八月释锦 day13 道剑

好……好。

我是你的犬:

@锦城@你是我的犬
叫做《钱不是万能的》


  道姑


  藏剑为什么有钱。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还在擦拭染血的长剑。
  那个藏剑女弟子就在我的身前——啊,江湖上一般称其二小姐。
  为了方便您听这个故事,我就这样叫她吧。
  时间呢,其实过了那么久,我也不记得了。不过可以肯定,那个时候还没爆发安史之乱,我下了华山,在前往东都的路上遇见了二小姐。
  这是个生于西湖畔,长于藏剑中的叶姓二小姐,正阳门下,想来在山庄里的地位不低。
  所以她有钱。
  作为一个在纯阳宫长大的人,我对钱其实没有什么概念。活了二十几年,只有纯阳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雪在我脑海里纷纷扬扬。
  二小姐说我,仙风道骨,清心寡欲。她是极会夸人的,用词谈不上精确,但足够温和,讲起来眉眼弯弯地笑,声音如杭州三月细雨淅淅沥沥。
  所以您看,她并不是什么只会将金银珠宝都往自己身上堆的庸俗之人。江湖名门,温婉世家,她是义字当先的大家闺秀。我想,很多人都想和这样的侠者策马同游闯江湖吧。
  何况她还有钱。
  之所以多次谈到她有钱,也不是因为什么特殊原因,只是有件事,实在叫人难以忘怀。
  您知道藏剑山庄的叶琦菲小姐吗?几乎同她在太原城拿钱砸人这般处理方式一模一样,二小姐也乐于用这种方法来羞辱那个登徒子。
  她那时候扬着细长的眉,漆黑的眼里有足够骄傲的笑意。原谅我才疏学浅,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好。或者也可以试着比喻?像是被光芒恩泽了一般,极为地吸引人。
  她对我一向温和(或许对其他人也是如此吧,我可不敢自大呀。)在面对那个粗鄙的下流之人却难得有了痞气。
  但是您要知道,无论是怎样的她,都特别好。
  那么我们便回到开头吧。
  有钱实在能使鬼推磨。
  与她同游无需几日,我便体会到有钱的好处了。藏剑山庄有钱之名天下皆知,到哪个地方,都被人客气地对待。
  藏剑为什么有钱。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刚除掉一伙山贼,正在星夜之下休息。
  这种问题我当然不会问她,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思索了不过片刻我便将问题放下。我不喜欢钱,但是我喜欢看她衣衫上亮眼的明黄色。
  也真是奇怪。
  到达东都洛阳那日,恰逢上元,十里灯火,她拉着我,逛了好久。
  我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个时候的她。清心诀念了一遍又一遍可还是压抑不住心口处莫名的躁动,您体会过这种感觉吧?那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大概就是,想一直和她一起将这长长的路走上很久很久。
  想来莫名美好。
  可惜您猜怎么着?
  我没有开口过,所以不会得到。


二小姐


  你还想听?
  那真是有点伤脑筋啊。让我想想吧,稍等一会儿。
  嗯——从到东都开始继续讲吧。
  我们到的时候,恰逢上元。说实在话,这样的万家灯火其实我这二十几年来见过好几回,早有些腻了。此前不久我们刚遇到山贼,身心俱疲,这让我更加提不起兴致了。
  不过她好像没有见过的样子?你知道的吧,她是纯阳弟子,就是那个在特别高特别高的终日飘雪的华山上的纯阳宫。
  所以我就带她去看啦。
  洛阳我来得不少,毕竟挚友就在这里嘛。总是不至于迷路的,但一路上人山人海,无奈我也只能牵着她的手穿行,免得被冲散。
  道士的手软软的。也不是说特别柔嫩,她亦是习剑之人,茧子是一定有的,但不会粗糙,总之就是……凉凉的,有些小,牵起来很舒服。
  突然就……脸红了吧那个时候。幸好灯火通明,不至于太过明显。
  嗯?被你发现了呀。好啦好啦——我承认就是嘛。
  我喜欢道士。
  现在说起来还有点羞涩呀。明明都是往事了,哈哈。
  可是呢,我喜欢道士,不是因为她清冷刻骨宛若白月光可望不可即,也不是因为她清心寡欲而起的新鲜感。
  就只是喜欢她,想要跟她在一起那样的喜欢哦。这样说你能懂吧?……为什么会喜欢,其实我也不清楚,真正意识到可能是在除掉山贼后的那个星夜吧。
  那一夜漫天繁星,真好看啊。
  我生于西湖畔,虽是江湖世家出身,但多多少少也读了些书。我夸不完她,她多好啊,不食烟火,心如清玉,宛若谪仙。
  而我呢?我想了一下。
  我有钱。
  有钱也很好啊,钱足够好用。可是她是纯阳弟子,我想,她大概是根本不将金钱放在心上的。同门师兄常常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其实不是的。
  道士她呢,就算是没有钱,在我心中依旧无所不能。 
  有时候夜深时入梦,我看见她撑着伞一步步地走,身前与身后全部都是漫天的纯阳飞雪。至于我那句迟来的喜欢,大概就是被吞噬在了这样的雪里。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了吧,大概。 
  还是有点遗憾呀。

[八月释锦 Day 12]

  “蜀地初夏倒也不算很热。”曲蝉声笑眯眯地说。
  唐折盘腿坐在竹荫下,面具放在身侧。她细细地看着曲蝉声的脸。
  “因为在竹林。”
  “看我做甚?”曲蝉声这厮眼梢一挑,笑得风情万种。
  她的眼睛不似中原人的浅褐色——或者完完全全的黑色。她的眼梢微微上扬,眸色是深蓝。迎着光便是半透明的颜色。
  她眉骨较高,连只是目光盯着某处都显得极其深邃漂亮。现在,曲蝉声挑着眉梢直直盯着唐折的眼睛,叫她看得有些愣。
  “……瞧你好看。”
  唐折哑着嗓子回答。她招招手。
  “蹲下。”
  曲蝉声听话地蹲下,微微俯身。
  “……过来,亲我。”
  曲蝉声嘴角翘了翘,低头亲了亲唐折的唇角。
  然后她被唐折的手环住脖子,用力压了下去。唐折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她的眼角。

 
 
@我是你的犬 和我爸吹瓶……干了瓶啤酒现在困得遭不住(。

[八月释锦/Day 10 ]

我有罪 我认错 @我是你的犬
  难得的雨天。
  苏云川觉得有些冷了。她似乎连眨眼的力气都懒得使,眯着眼睛想着要不要翻个身。
  身侧的人动了动。
  苏云川侧了侧身,腿搭上了柳青月的腰。
  “醒了?”柳青月温声道。
  苏云川没应,她闭着眼伸手搂住柳青月。
  冬季,绵雨。使得江南地方清晨的天还未破晓。苏云川软绵绵地趴在床上,思忖着怎么再赖一会儿。
  这点小招数是不怎么抵用的。
  柳青月亲亲她的脸,从她身侧钻了出去。她推开窗,任由寒气涌入。然后斜着眼去看苏云川。
  “……好啦——起啦——”
  苏云川伸手讨抱,柳青月弯腰抱住她,笑道:“这是撒哪门子的娇呢?”
  “撒不得?”
  “自然能撒。”柳青月眯眼,蹭蹭苏云川的鼻尖,唇瓣从她脸颊擦了过去,“亲亲我呗——媳妇儿?”
  苏云川环住她的脖子,吧唧了一大口。

八月释锦/day9 虚妄之罪

啊!

我是你的犬:

@锦城@你是我的犬
唐毒  虚妄之罪
  这女人像丧家之犬一样狼狈。
  捡到她的时候,曲无声垂下被细雨打湿的眼帘,颇有些讽刺地瞧了瞧她脸上那张沾了血迹的面具。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五毒弟子自然是知晓的,她不关心女人是否会死掉,只伸出手,摘下那个冰冷的玩意,看一看她虚弱的容颜。她毕竟不想捡一个丑陋的东西回家,这是理所当然的,虽然曲无声其实明白,无论美丑与否,对她来说捡回这个人的意义都不大,只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恶趣味而已。
  她最近有些无聊。
  女人没有叫她失望,长得极好看。已经是后半夜,雨忽然大了起来,噼里啪啦地砸在伞面上。曲无声轻抖了手腕,抿着唇和蔼地笑。她在寻思着怎么带这个女人回自己的屋子,苗疆女人可不是自小便扛着武器,手劲不大,她自认为是背不了太久的。何况此时夜色粘稠,除开月色皎洁,几乎不见一丝莹白稀释,瞧不见任何方向。圣泉水声潺潺,趁着淅沥雨声,来自后半夜的孤寂笼着她。
  好吧。曲无声承认。她的确是有些孤独了。好不容易捡到个人,的确是无论如何都得带回去的。她知道该怎么做。
  体温还真是凉啊。抱起这个人的时候,她想。


  关于曲无声这个人。
  即便是后来相处了那么久,唐敬哀也无法找出一个恰当的形容词。
  她不是擅长吟诗作画的人,对于这个人的描画,只能仅仅从记忆里艰涩地拼出雏形。
  首先,这个人有些无情。她不知道这该怎么表达好些。唐敬哀记得,她第一次见她时,这个人说的第一句话总共用了五个字。
  她说是我救了你。
  也不知有没有邀功意味,只是语调平稳,似乎是毫无情绪地在阐述一件事。但也不是的,曲无声第一句话便将两个人的身份划分清楚,她是唐敬哀的救命恩人。
  你得想办法报答她。唐敬哀听见自己在心中说。
  以身相许也不介意。她又听见这么一个声音,好吧,有些不合时宜对不对?唐敬哀承认这一点。大抵是因为曲无声长得好,她的嘴唇很薄,且永远面若冰霜,有点像自己的同类。被吸引也不奇怪。
  她回应道,我知晓了,多谢姑娘。
  她还有很多想说的呢,可惜到头来所有言语都因为曲无声低敛着的眉目而又被尽数咬碎。说来也是奇怪,此前她明明是隐匿于黑暗中的寡言刺客,这般的压抑感可是极为少见的。
  唐敬哀当这是曲无声的异于常人。
  至于体现她无情之事,还有很多,唐敬哀不知该不该说她死寂,她的眉目总低低地垂着,应了她的名字。只是无声胜有声,那一眼幽静的深谭,总引着唐敬哀去探索更多。
  她得承认,她真的很希望曲无声能够提出以身相许。
  其二应当是傲慢。
  被她捡回来没有几天后,唐敬哀便明白,自己在她眼中并非因暴露而被逐出唐家堡的刺客,而是狼狈的丧家之犬,从初见到此刻,都没有变过。
  这个人看起来沉默,但并不寡言,只要唐敬哀主动去找她,基本是能够得到回应的。最初恼火时她忘了自己的命是曲无声救的,只想着每日地去有意无意地嘲讽。她谈天一教,谈中原对五毒弟子的看法,话音刚落才后知后觉地自知失言,想再说些什么时唇部碰上冰冷的碗。曲无声垂着眼,将药碗举到她面前,语气和蔼地说,先喝了吧。
  她突然感觉到一丝愧疚,那句对不起哽了好久终于吐出来时曲无声眉眼依旧波澜不惊,她说无所谓啊,我一向瞧不起中原人。
  那我呢?
  丧家之犬。
  她无语凝噎,却不再去刻意在意这件事。很久以后更好的解决办法出现了,只要在床上,曲无声对她的一切傲慢都将无影无踪。


  第三嘛。唐敬哀斟酌了一会。应当是自私吧。
  曲无声的情绪宣泄向来无声无息,难以察觉,饶是唐敬哀具有刺客的敏锐,有时也是后知后觉才能反应过来。
  记得伤好以后,由于通缉仍在继续,所以唐敬哀依旧是待在苗疆,每日与曲无声煮茶闲谈。两人都不太喜欢喧哗,有时候只安安静静地坐着,偷偷瞧上对方几眼,也能平稳地度过一个下午。只是曲无声不知为何,人缘不差,苗疆人又热情,时常有人来扰唐敬哀二人世界,(一开始她相当不耐烦呢)久而久之之下,这位失去了刺客身份的唐门弟子,竟与他们也熟稔起来。
  这样惬意而自在的日子,唐敬哀从前是绝没有想过的。偶尔她也讲讲自己的过去,讲自己刀口舔血的日子,讲刺客遇到的各种奇人,姑娘们觉得新奇,围着她格外喜欢听。唐敬哀有些飘飘然,对在小姑娘面前装作十分厉害的样子这件事上了瘾,竟然一直没有发觉曲无声愈发和蔼的笑容。
  这笑容像是在说,好厉害,我鼓掌,你继续。
  她难得迟钝,一直到曲无声整整六个时辰没有同她说话后,唐敬哀才觉得她是生气了。到底刺客出身,她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才能讨她欢心,甚至不知道她气在哪。也是犹豫了很久,唐敬哀才硬着头皮,开门见山地问了。
  “曲姑娘,你……生气了?”
  这个称呼可从来没有变过。
  曲无声坦然地承认了:“你太受欢迎了我不怎么高兴。”
  “…为何?”
  “是我救了你。”
  “…这可……”
  曲无声以为她想的是这可太自私了。
  实际上唐敬哀想的是,太可爱了吧。
  这两个字之后,唐敬哀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吞吞吐吐,扭扭捏捏地说:“曲姑娘……”
  “你喜欢我吗?”
  曲无声偏了偏脑袋,微微睁大了眼睛。她抿了抿唇,不言语,却算是默认。
  也算是后知后觉吧。她突然发现,唐敬哀能满足的已经不应该仅仅是恶趣味了——
  还有性欲。
  她无情,傲慢,并且自私。
  就很想知道…唐敬哀喜不喜欢。
 
 

[八月释锦 Day8]唐毒

@我是你的犬
    “……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识语气平静,却隐约有些质问的意思。她重新戴上了面具,露出的嘴唇轻轻地抿成一条线。曲言恩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从她唇角的动作来判断她的心思——大抵是……不耐烦了吧。
  苗疆女子大都不比中原人温婉,性子里自然蕴了股倔傲。她明明眼眶红了,却咬着牙挤出了几个字。
  “你以为呢?”
  这是她们在一起的第三年。
 
  唐识不是这样寡情的人。
  她们十七岁时相遇。那时的唐识也像这般戴着面具,却温温和和地扬起了好看的笑。
  “在下唐门弟子唐识,幸会。”
  “五仙教,曲言恩。”
  那天长安城下着小雨。
 
  “……我以为?”
  沉默了许久,曲言恩甚至以为唐识不会回复时,她突然开口了。
  “曲言恩……我求你不要缠着我了。”
  “……我求你了。”
 
  曲言恩十九岁生辰那日,唐识约她去看梅花。
  正是腊月,天黑得早,天上已经挂起浅浅的一弯新月。
  “梅花很好看。”唐识的目光越过曲言恩的肩。曲言恩眨眨眼,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唐识难得红了红脸。
  “那个……月亮也很好看。”
  “嗯。”
  然后,唐识便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了。
  “阿识?”
  “……嗯。”
  “你想说什么呀?”
  唐识一咬牙,什么也没说,闭着眼亲上去了。
 
  曲言恩愣了很久。
  她低着头,说好。

[八月释锦\Day 6]

昨天手机没电 没发 今天补上 @我是你的犬

  正是三月好时分。
  君山的桃花漫山遍野,弯弯绿水也轻飘飘地往下淌。宁不休坐在一叶孤舟上,随手挽好头发,拎着酒壶喝酒。
  “还喝?”陆月沉斜倚着船阑,两柄弯刀搁在身边。
  “……好喝。”宁不休好看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花也好看。”
  “没你好看。”
  陆月沉凑了过去,她扬着眉梢亲了亲宁不休的脸颊,“你且瞧这天光明媚……是不是恰好做那——不知廉耻之事?”
  “拉倒吧你。”
  宁不休扔开酒壶,满眼水汽朦胧,往前踏了两步却正好跌在陆月沉怀里。
  “投怀送抱?”
  “算是。”宁不休嘴硬,不肯吃亏。她一把按到陆月沉,闭着眼撞了过去。
  疼得有些发麻,陆月沉无奈之下将醉酒的宁不休反压回了去,摁着她加深了这个吻。

八月释锦/day 7 亲亲~

你变了

我是你的犬:

  不食人间烟火?
  唐练在心中描摹出这样六个字,用来形容眼前的苗疆女子。
  刺客,亡命之徒,倘若要来夸人的话,词汇实在是少得可怜。
  不食人间烟火,是她从一个万花友人口中学来的——那个人用这六个字来形容自己的爱人。
  她问墨妖何意,没有多久就得到了答案,花海中的人垂下眼抿着唇偷笑,说,意思就是,她好看,我喜欢她。
  并没有仔细深究何意,刺客将手附在冰冷的面具上,慢慢地开口接上之前所言之赞词。
  “曲闲云。”
  她说。
  “我喜欢你。”
  她预感过一百种曲闲云回应的方式,她太了解她了,果真是预料之中的,来自五仙教的人止住脚步,但没有回头,只道:“你认真的吗。”
  “是。”
  “为什么喜欢我。”
  就像是她本人一样,这六个字成熟而冷静,语调平稳,不见一丝波澜。就算是疑问句,也生硬得可怕。
  唐练顿了一下。
  “因为你不食烟火。”
  “我……?”
  似是笑了一声,转瞬即逝。待到唐练反应过来的时候,眼里已有鲜艳的紫色跳动,心悦之人的容颜近在咫尺。曲闲云伸出手摘下她的面具吻她的眼睫毛,不见笑意,语气却轻快起来。
  她说。
  “愚昧。” 
  有些痒。
  唐练眨了眨眼睛。这个吻不凉,甚至可以说温热,很舒服,有些让人欲罢不能。
  她拥住曲闲云,也学着她的样子亲她。
  她说。
  “其实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顿了顿,笑。
  “但喜欢你,千真万确。”

【本宣】绘希中心小说合同本《北国的秋》本宣+预售发布

真的很良心!!😂

不成文书柜:




 淮河@淮河 


 随亦清@随亦清 


 东晓@东了个晓晓  


 锦城 @锦城@你是我的犬 


 以及lof主本人。


*成百会有摊位,有兴趣现场购入的朋友请在本条下评论留言说明一下,我这边方便留足够的本数带现场来(欢迎来找我们玩!今年我还是在,时间允许的话,阿宝应该也会来现场玩 @寶路 


*只要20块!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么可爱的绘希和这么可爱的故事只要20块!


*淘宝通贩:点我点我 (打不开的话麻烦稍等一下)


*微博转发抽奖活动:点这里


 


  扩散希望!多谢诸位的支持!


  这么良心的本子,真的不来一本吗!真的吗!(星星眼